客服热线:400-061-8862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媒体报道

普惠金融——包容性金融

发布时间:2016-09-07 17:48

《G20数字普惠金融高级原则》已正式提交G20杭州峰会审议,如顺利通过则将成为全球各国制定数字普惠金融相关政策的指南。长期以来,普惠金融一词往往只出现在官方文件和金融机构的业绩展示中,大部分老百姓既不清楚自己是不是普惠金融的对象,也不知道自己和普惠金融的关系。即便在金融从业者圈子内,对普惠金融的对象、范畴、评价标准,往往也鲜有共识。如果再加上“数字”和“高级原则”的字样,就更显得高冷了。

  但是如果提到通过手机里的移动支付,消费者可以随时随地缴费、转账、购物、买电影票、做旅行安排、甚至在医院挂号看病,然后再说这就是数字普惠金融的典型案例,这对消费者而言就很容易理解了。今天,以移动支付为基础的数字普惠金融已经在中国成为一种生活方式。将这一生活方式在全球范围内推广,让所有的人在需要时都能够获得平等、优质、可负担的金融服务,这就是高级原则的初心。

  在个人的层面,没有金融的社会是一个没有增长机会、没有经济独立、消费幸福感有限的社会。在国家的层面,诺贝尔奖获得者,英国经济学家Hicks有一句名言:“工业革命不得不等待金融革命。”没有相应的金融体系的支持,经济的发展必然有限。从这个角度来说,金融是经济的血脉。

  金融和普惠金融的差别在于包容性。实际上,联合国2006年给普惠金融的定义就是包容性金融。所谓包容性金融,就是所有的群体和个人都能获得的金融。金融可获得性的分布犹如金字塔,塔尖是大企业和富有的个人,工业时代的金融为这个群体提供了较为丰富的服务,也有效支持了大规模、标准化生产的发展,越往下走,中小微企业、创业者和消费者基数越大,但金融可得性越低。所以,工业时代的金融对于某些群体而言已经比较发达,但是包容度不够。

  面临经济放缓,如何让金融赋能更多的群体,释放创造和生产潜力,获得包容性增长,是全世界面临的挑战。这种包容性增长所需要的金融,就是普惠、包容的金融。

   中国今天的经济新常态所需要的恰恰是这种包容性增长。当经济增长的驱动力从投资拉动向消费拉动转型的时候,金融就必须能支持所有消费者和所有企业,包括千千万万提供创新化、小型化、专业化、丰富化生产的中、小、微企业的金融需求;这种满足包容性增长的金融,就是包容性金融、大众型金融、消费型金融。正如人民银行的易纲行长指出,普惠金融是今后五年金融最重要的发展方向。

好的普惠金融应该具备四个特点

  首先,普惠金融应该“普”,可触达。不但是所有的人群,而且在所有需要金融的时间和地点,都应该能够得到覆盖;好的金融,应该无微不至。

  其次,普惠金融应该“惠”,可负担。这个要求恰恰是普惠金融的一个核心挑战,也揭示了普惠金融的未来方向如果没有技术创新带来的成本降低和效率提升,普惠金融是没有办法广泛发展的。

  再次,普惠金融应该丰富全面。不只是支付、融资,还应该包括储蓄(理财)、保险、信用等全方位的金融服务。金融服务越充分,其生产要素的潜能越能够得到释放。

  最后,普惠金融应该可持续。从商业角度应具备可持续、规模地发展并可复制的特点,而非仅仅作为短期公益行为;从金融消费者的角度,则应有效保障消费者权益,忽视甚至伤害消费者权益的金融不可持续。  

普惠金融的边界

  虽然金融品类和产品的丰富度是普惠金融的一个目标,但普惠金融是有边界的,这个边界在于商业可持续性和消费者适当性。和普通的商品不同,金融服务是一种基于对象的服务,服务对象的风险程度、风险承受能力、金融理解能力不同,所对应的金融服务就应该不同。基于理解用户的金融服务是金融不可违背的铁律。如果不敬畏这样的规律,即便是出于普惠的初心,在商业上也不可持续,往往导致危机。

数字普惠金融就是每个人身边随时随地可享受的金融,《G20数字普惠金融高级原则》这个名字或许略显高冷,但是它的内容是温暖善意的,它的意义是重大的。诺贝尔奖获得者Robert J. shiller曾经说过:“金融并非为了赚钱而赚钱,它的存在是为了帮助实现社会的目标。面对全球不断增长的人口及伴随而来的对生活富足的要求,金融将是实现这一目标的最佳推动力。”更准确地说,普惠金融是实现这一目标的最佳途径,而数字技术的革命,则为这样的使命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可能性。

而从实际案例看来,召开G20的杭州已成为全球最大的移动支付之城,覆盖出租车、超市便利店、餐饮门店、美容美发、KTV、休闲娱乐等多行业。而服务范围的扩大,更多难点痛点同样可以找到解决答案。搭乘移动互联网和数字技术的快车,中国普惠金融将有可能为世界提供更多样本。